第四千八百零三章 離開祖地


    在外面觀察的人們,能夠清晰看到,此刻冰山表面上浮現出的那些,或深或淺密密麻麻的裂縫。

     雖然大家都稱它為“冰山”,可是任誰心中都很清楚,這座冰山絕對不是由“冰”構成的,甚至除了其屬性上冰寒無比外,其他再無任何與“冰”形似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 否則的話便是周圍隊伍當中,實力最弱的武者,都能夠將冰層打碎,直接闖入到冰山內部去。不光是眼前這座冰山,就是所有人此時所處的冰川,也根本無法憑借武力破壞。

     所以大家對于冰山內部,都有著強烈的渴求,卻并沒有什么人會覺得,眼下冰山表面出現了裂痕,自己便有機會可以進入其中了。

     當然,貪婪還是擁有著很強的驅動力,周圍有些武者不僅躍躍欲試,最終還真的直接動手,朝著那冰山表面的裂縫發起了攻擊。

     隊伍當中的領隊和大佬們,眉頭蹙起冷冷看著,卻并沒有要阻止的意思。哪怕他們心中已經十分肯定,冰山仍舊無比堅固,可是內心之中仍不免有一絲僥幸,盼望著冰山上的裂縫受到攻擊后,會有些意想不到的變化。

     與此同時他們又很擔心,眼下的冰山是否會存在什么危險,這樣主動去攻擊冰山上的裂縫,無疑就是非常危險的行為了。

     因此隊伍中有些見識的家伙,并未對那些出手試探之人阻攔,反而眼中還帶著期盼和警惕,同時也做好了應付任何突發狀況的準備。

     冰山表面受到攻擊的瞬間,武者們所釋放的能量,不管是弱一點用靈氣釋放的武技,或者強大一些的,催動念力釋放的規則之力,全部都被裂縫給吞噬掉。

     各個隊伍中一直默默觀察的大佬們,此時眼神都明顯一變,看得出來他們不光是來了興趣,更是在此時變得極為興奮。

     只不過這些大佬們,一個個可都是人精,雖然眼前出現了如此明顯的變化,卻并不足以真正“打動”他們出手。

     如果那些剛剛出手的人,只是想要稍微嘗試一下,便直接收手,這些大佬恐怕還不同意呢。而現在裂縫不僅沒有釋放任何反擊,還將之前攻擊的能量,全部都吸納進入,又有誰會在這個時候罷手。

     大家千辛萬苦來到這冰山處,沒有能夠像之前那些隊伍一般,進入冰山內部探索尋寶,已經讓他們極其郁悶,現在任何一絲絲的機會,他們都不可能放過。

     這些人鼓蕩著全身力量,直接開始動用最強的武技了。這群人雖然主動出手試探,代表了他們的性格有些沖動,然而能夠被派來探索極北冰原的武者,又怎么可能是純粹的莽夫或傻瓜呢。

     之前既然是試探,他們在攻擊的時候不光留有余力,同時也做好了出現意外,迅速逃跑的準備。

     如今看裂縫不會反擊自己,他們也就變得更加肆無忌憚起來。有些強大武技或招式,都需要一定的蓄力時間,在與敵人戰斗的時候,幾乎沒有多少時間蓄力,現在要進攻的是裂縫,他們一個個自然能夠從容積蓄力量。

     許多人這第二次攻擊的時候,甚至直接發揮出了,自己平時戰斗時一倍的力量,那破壞力不可謂不驚人。

     然而如此強猛的攻擊,卻是在落下以后,便如同泥牛入海般,根本就沒有引起什么變化和動蕩,便直接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 這一幕甚至比之前的變化還要更加的驚人,特別是之前試探的時候,的確有許多人出手,可是它們卻有先有后。而這一次出手,他們不光動用的力量,遠超平時的水平,而且出手的時機也幾乎在同一時刻。

     這當然不會是什么巧合,而是他們這些人彼此間的默契,有過之前發動攻擊的經驗,那么這一次要讓攻擊發揮最大效果,最好還是眾人同時出手。

     眾人想著的是,這么多人同時攻擊,那裂縫肯定會出現變化,甚至整個冰山都該有反應才對。

     事實卻讓人們幾乎要跌掉下巴,數十名強者,分別從不同的角度,挑選大小深淺不同的裂縫,在同一時間出手攻擊,竟然毫無任何效果,甚至連一點點波動都沒有產生,這讓大家如何能不驚訝。

     只不過在吃驚之余,那些隊伍中的頂級強者們,一個個都露出了喜色,隨即大家便邁步朝著冰山行了過去。

     而有了這些人的帶頭,一支支隊伍就整體動了起來。只不過這些隊伍在帶隊人的刻意控制下,速度卻放得很慢很慢。

     他們故意放慢速度,一邊前行的同時一邊觀察著前方那些人。他們剛剛發動完攻擊,這個時候正在調息恢復,并沒有半點要離開的打算。

     第一次攻擊的時候,他們一個個還非常警惕,生怕有什么恐怖的反擊。第二次攻擊之后,他們已經徹底放下心,心中更是躍躍欲試,恨不得立刻就能再次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 只不過要發揮超出自身平時水平的攻擊,可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簡單,不僅自身消耗很大,肉體和經脈也會在一瞬間,承受巨大的負擔。所以靈氣與念力需要重新調集,身體卻是需要稍微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 差不多四息左右,這些人也終于恢復得差不多了,然后他們便再次行動了起來。先恢復過來的人,緩慢調集和積蓄能量,他們故意在等著其他武者的恢復。

     直到最后一批武者,陸陸續續恢復了過來,并且將力量重新凝聚完畢,他們這才不約而同發動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 正在趕來的每一支隊伍,此時都不約而同略略緩了一步,眼看著眾多攻擊轟入到裂縫當中,直到在裂縫當中徹底消失,沒有其他任何異常情況,他們這才再次邁步向前靠近。

     只不過他們這一次,步伐更加堅定,步速也都同時加快,急急忙忙朝著冰山靠近過去。既然沒有什么危險,那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研究一下,或許能有什么機緣也說不定的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在冰山之外,各方勢力想要尋找辦法進入冰山內的時候,極北冰原更深處,那片無數年來都被徹底封閉起來的區域中,卻已經在外人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重新開啟了。

     這片區域已經封鎖了無數歲月,甚至除了老一輩強者,而且還是那些實力處于神念期上的巔峰強者之外,人們已經徹底將這處神秘之地給遺忘掉了。

     哪怕這次眾多勢力,專門進入這里尋寶,也沒有哪一方勢力下過探索極北冰原深處密地的任務。恐怕大家都認為,那就是在浪費時間和精力,為了那么一個已經是傳說中的神秘之地,甚至懷疑其是否真的存在,錯過重要的寶物那就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 既然是抱著這樣的想法,那么進入極北冰原的人們,會徹底遺忘那片神秘區域也沒有什么需要意外的了。

     如今這片神秘區域,就這樣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,掀開了它的那層神秘面紗。

     其實并不是沒有動靜,甚至于動靜還很大,只不過對于極北冰原當中的變化,特別是連天地規則都在動蕩中,還真的很難讓人注意到,在極北冰原的最深處還有這樣一場巨大的變化。

     極北冰原本身是終年被冰雪覆蓋,即便拋開這里危險的環境不管,光是此地那些冰原幽狼,便足以讓大多數武者望而卻步。

     這也是人們為什么不相信,在這極北冰原內部,還有人類存活,而且不僅僅是一個兩個,而是一支族群。

     既然是一個族群,那就代表了其中有老年和孩童,成年武者可以無懼環境惡劣,可是孱弱的老人,以及還沒有開始修行的孩童,就好像普通人一般,那要如何能夠生存。

     答案就在眼前了,因為在極北冰原內部,原來還別有洞天。這里的環境與極北冰原形成了巨大的反差,看上去生機盎然。

     一名名冰原一族的族人,本來一個個跪在地上,雙手高舉的同時不斷大聲呼喊著什么。這語言換做任何一名坤玄大陸的強者都休想聽得懂,這完全就是另外一門語言。

     過去了好一會兒,他們才終于慢慢停下,其中幾名身材魁梧,仿佛像熊一般的壯漢,來到那名老者的身前,先單手按胸施禮,隨即才開口。

     只不過那壯漢才說了幾句話,就被老者揮舞著手杖打斷,而這老者一開口,便是坤玄大陸上的通用語。

     “祖地的封鎖已經解開,按照預言的指示,我族將可以再次離開祖地。而那片更加廣袤,且資源豐富的土地,也必將有我們的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 老者目光深邃的望著,那處還在擴大中的空間缺口,好像回憶起了許多過往般。他緩緩收回目光,看向面前的幾名壯漢,繼續道。

     “我們要走出去,就要使用那里的語言,我們冰原族的語言只在部落中使用,不要在外面使用,記住了!”

     幾名壯漢立刻恭敬的點頭施禮,其中一名壯漢,開口道:“老祖宗,我們要不要再派人到山里找找少族長。”

     老者緩緩搖頭,道:“這么多年都沒有出現,我相信他一定是意外離開了祖地,否則我們不可能連一點痕跡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 話到此處老者頓了頓,有些意味深長開口道:“走吧,我有種預感,外面應該會有驚喜在等著我們。”www.zswx.net
如果喜欢《武逆焚天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